乐文小说网 www.vns3969.com,最快更新嫁纨绔最新章节!

    番外三 江河重生

    江河一觉醒来, 觉得头痛欲裂, 这种疼痛他非常熟悉, 应当是宿醉过后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捂着头起身, 整个人有些难受, 缓了片刻后, 他僵住了。

    他不当在这里的。

    他抬起头来, 茫然张望。这个房间的物件他有些熟悉,又带了几分陌生,原因无他, 这本该是他十七岁在东都的房间。

    他当了江家的家主后,便离开了这个房间,自己有了宅院, 屋中的摆设也与此全然不同, 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他明明该死在东都宫廷大火中,却又出现在了这里?!

    饶是江河惯来聪明, 一时也有些不明白了, 正想着, 外面就传来了江柔的他母亲的劝慰声:“阿河, 你的事儿,我听你姐姐说了, 那姑娘是怎么回事儿, 你同家里说一声啊?母亲为你提亲去, 但凡有一丝机会,家里也会帮你……”

    熟悉的话语传来, 江河听着,更有些茫然了。

    他记得这些话。

    他十七岁,与洛依水在一起后,便高高兴兴回来说要去提亲,家里人都知道他要给一个姑娘提亲,都备好了,可当他去找洛依水,问她家家门时,洛依水低笑着说了那一声:“我便是洛家的大小姐?”

    “洛家,哪个洛家?”

    洛依水抬起手,指向了城郊远处那片桃花。

    他忘记自己是怎么回来的,他仓惶逃了,连夜回了东都,然后就日日宿醉,什么都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

    江河脑中有惊雷劈过,他猛地反应过来——这是二十二年前!

    外面的人还在絮絮叨叨劝着他,江河在短暂的震惊后,他翻身下床,冲到了门前,他猛地开门,看着站在门前的母亲和父亲,他喘着粗气,艰难道:“几月了?”

    “十月……”

    他母亲下意识回答,江河闭眼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十月,二十二年前的十月,洛依水就是在这个时候出嫁的。

    “阿河?”

    江夫人有些担忧,她忍不住上前了一步,扶扶住看上去还有几分虚弱的江河,江河缓了片刻后,他突然道:“我要去扬州。”

    “你之前才回来……”江夫人不太理解,然而江河却是坚定了目光,认真道:“我要去扬州。”

    江家养孩子,一贯是放养的,而江河又是江家孩子中向来最放肆的一个,谁都管不住他。他要去扬州,也就只能乖乖备好了车马,然后就让他赶去了扬州。

    去扬州的路上,江河慢慢梳理清楚了自己的情况。

    他的确是死过一次,又回到了自己的十七岁。这个年纪颇为尴尬了些,他若是早一点回来,就能不同洛依水在一起,甚至于再早一点回来,他也许就能阻止洛家害死他兄长。

    二十年黄粱大梦,一梦醒来,他早已不像少年时那样偏执,对于洛家于江家之间的仇恨,他也已经坦然。当年他提起洛依水,恨之入骨,又爱之入骨,他恨洛家每一个人,却又独独爱这一个人。而如今一晃二十年,恨消散了,爱平和了,对这个女子最多的,便是愧疚。除却对这个女子的愧疚,还有的,便是对洛子商……不,或者说,江知仁的愧疚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,他让他出生,却因自己的懦弱抛弃了他,而后一路看着他走向歪路却不阻拦。

    为人父亲,他简直是该千刀万剐。

    他无法弥补洛依水,因为他的确不可能娶洛依水,哪怕隔了二十年,他也不能娶一个仇人之女,而且依照上辈子的情形,洛依水最终,还是爱上了秦楠,他们本是眷侣,他也不该打扰。

    可是无法娶洛依水,他却依旧得好好照顾江知仁,这一辈子,他不能再让江知仁走上老路,无论是为了自己,还是为了天下。

    他理清了思绪,赶到了洛家,这时候洛家张灯结彩,刚好是洛依水出嫁前一天。

    他奉上了自己的令牌,求见洛依水,洛家本是不肯的,但江河恰巧在门口遇见了秦楠。

    年轻的秦楠一如后来那样,看上去固执,沉闷,带了几分古板。

    他看着江河,江河静静瞧着他,许久后,江河开口道:“她明日嫁你,我再同她说几句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秦楠一拳就砸了上来。

    他和江河的武艺,本是天壤之别,然而江河却仍旧让着他,让他一拳砸在了地上。秦楠一把抓起他的领子,将他按在了墙上,红着眼,颤抖着声道:“为何不娶她?”

    江河苦笑出声来:“我今日来,便是来解释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她总该心无芥蒂嫁给你,秦楠。”

    秦楠愣了,许久后,秦楠慢慢冷静下来,他深吸一口气,扭过头去,低声道:“我带你去见她。”

    秦楠领着江河入府,而后江河悄悄到了洛依水的屋中。

    洛依水正坐在镜子面前,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神色十分平和。

    江河在角落里打量着她。

    当年洛依水嫁给秦楠之后,一直挂念洛子商,以为自己孩子身死,因为愧疚和执念,常年郁结于心,以至于早早就去了。他最后见她时,她已经消瘦得不成样子,没有半点美人风采,而如今的洛依水还是最好的年华,哪怕消瘦了些,却也美得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她是自幼学了武艺的,和秦楠不同,故而他方才进入房中,她便察觉了。

    她静静看着镜子,平静道:“既然来了,喝杯茶吧。”

    江河从房中走了出来,洛依水站起身,回头看他。

    她穿着嫁衣,清丽的面容上没有半分悲伤,依旧如同平日一样,优雅又冷静。

    她注视了他许久,终于道:“我要嫁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说着,洛依水笑起来:“总不是来带我私奔。”

    “若我是呢?”江河抬眼看她,他突然很好奇这个答案。洛依水静静注视着他,好久后,她慢慢出声道:“你不会做这样的事。”

    她一面说,一面走上前来,坐在了桌边,她平静道:“秦楠向洛家提亲,我也已经答应了,你我的感情,是你我的事,不该牵扯无辜的人。我既然答应了他,便不会辜负他。若你今夜不来,我当你是负心薄幸,但你今夜来了,我便知你仍是顾三。”

    说着,洛依水抬头看他,目光澄澈如溪涧:“既然是顾三,便不会做这样的事。”

    江河没有说话,其实他幻想过无数次,当年的洛依水是怎么看待他的。然而如今亲眼见到了,却才知道,当年的洛依水,哪怕面对这份让她绝望的感情,也没有失了她的风度。

    “你不恨我?”

    “你自有苦衷。”

    洛依水摇摇头,说着,她笑起来:“你若没来,我当恨你。可你来了,我便知道,你是来给我一个结果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抬眼看他,审视着他道:“说吧,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哥哥,江然,”江河看着洛依水,平静道,“是因你父亲而死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洛依水睁大了眼,江河低头喝茶,慢慢道:“具体细节,你可以问你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”洛依水好久后,才反应过来,“你是因此,与我分开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江河没敢抬头,他不敢直视洛依水的目光,然而洛依水在短暂的震惊后,她静默了很久,好久后,她终于道:“我把孩子生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本以为,我可以不出嫁,我可以养着他。我以为我足够有能力,便可以对抗这些礼教规矩。”

    洛依水说着,苦笑起来:“可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不是很明白,顾公子,”洛依水抬眼,看着江河,她是笑着的,笑容里却有了诸多过去未曾有过的苦涩,她叫了他过去化用的名字,仿佛两个人还是之前那样,从来不知对方的名字,不知对方的底细,只是她是大小姐,他是顾三。他静静凝视着她,听她道:“我做错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成婚,我想自己一个人养自己的孩子,我可以给人教书,我可以经商,我有钱,我为什么一定要嫁给谁,有一个名分,才不算辱没家门?”

    听着这些话,江河不由得笑了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他才清清楚楚感知到,他老了,而洛依水,仍旧是当年那个大小姐。

    他当年爱洛依水什么呢?

    他爱着她的与众不同,爱着她的抗争,爱着她剑指天地那一份豪情。

    因他也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他静静凝视她,好久后,他终于道:“你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不,”听到这话之后,洛依水眼泪骤落,“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错在太过自负,错在太过天真。我对抗不了家族,亦如家族对抗不了世间。江河,”洛依水闭上眼睛,“他死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“他”是谁,江河知道,洛依水捏紧了拳头,沙哑道:“我逃了出去,想将孩子生下来,我逃得很远了,还是被父亲找到了。那时候接近临盆,已经打不掉了,我看着他们把孩子抱出去,我哭着求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那一夜,她所有的骄傲,所有的尊严,所有曾经拥有过的自尊,都抛却了。

    她终于意识到,自己在这众生中,不过是个普通人。

    她改变不了什么,也没有自立的资本,她甚至护不住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她苦苦哀求,但是孩子依旧被抱走了。

    江河静静听着,好久后,他终于道:“孩子,没死。”

    洛依水听到这话,震惊抬起头来,江河平静开口:“我会好好养着他,好好教导他,你若愿意,可以和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嫁纨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乐文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墨书白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墨书白并收藏嫁纨绔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