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www.vns3969.com,最快更新天唐锦绣最新章节!

    之前长孙无忌能够依靠官场之上的“潜规则”,布置了暗杀案将房俊卷入漩涡,受到满朝文武的抵触与反对,那是因为大家谁也不想在某一日成为暗杀的牺牲品,长孙冲再是罪恶滔天,制裁他的也只能是国法军纪,而非是某些人的暗地杀手。

    但是眼下的形势却截然不同了,只怕如今人人都在怀疑整件暗杀案的过程与动机,认为他长孙无忌玩弄了大家的信任与热忱,这几乎是不可饶恕的。

    故此,若是现在长孙冲被暗杀殒命,只怕再也无人能够主持公道,反而要抚掌大笑,笑他长孙无忌作茧自缚、报应不爽……

    居然被房俊今日这么一闹,将整个形势都逆转了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感慨于房俊这厮的确厉害,同时更是忧心忡忡,待到马车进了家门,他从车上跳下便一头扎进书房,片刻功夫写就一封书信,用信封装好,又在封口处用了火漆,这才叫来一个心腹家奴,叮嘱道:“速速将这封信笺送去高句丽,务必要亲手交到大郎手中,不容有失!”

    那家奴不知发生何事,但是见到长孙无忌面色凝霜,知道事情紧急,忙道:“家主放心,奴婢定竭尽全力,纵然是死,亦要将这封信交给大郎!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欣慰颔首,补充道:“没什么生生死死的那么严重,但是一定要快,决不可贻误时机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那家奴施礼告退,将书信贴身收好,又叫了几个身手敏捷的同伴,稍作准备,去账房支取了银钱盘缠,便即匆匆出发。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房俊行刑完毕,被禁卫抬着送出太极宫。

    行刑的禁卫都是老手了,知道如何打人看起来霹雳雷霆声势骇人,实则对于身体的伤害却不大。不过后臀的伤处依旧要疗养个几天,房俊来的时候骑马,并未坐车,眼下这般情况自然不行。

    好在刚刚被几个内侍搀扶着出了太极宫,便见到李孝恭的马车就停在宫门之外,一个老内侍上前,恭敬说道:“吾家郡王见房少保行走不便,故而候在此处,送您回府。”

    房俊抬头看了看,见到李孝恭正从车厢内探出手来招了招,便点点头,冲着自己的亲兵部曲道:“某去郡王车上,尔等在后相随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房俊又跟几个内侍颔首致意,这才上了李孝恭的马车。

    马车悠悠,李孝恭大马金刀的坐在车厢内,看着面前趴在地毯上的房俊,无奈道:“你说说你,何至于此?那等情况下,纵然陛下有心回护于你也不行,长孙无忌到底国臣之首,身份地位摆在那里,只能处罚于你,何不避其锋锐,反要迎难直上呢?生生挨了这一顿军棍,何苦来哉!”

    朝堂之上,固然讲究品行能力,但是论资排辈更重要。

    即便是口含天宪、手执日月的帝王,等闲亦不会对一个功勋卓著、资历甚高的老臣过于苛刻,相同情况下,总是要维护这些老臣的颜面,给予更多的优待。

    法理不外乎人情,朝堂也是一个圈子,这是自古以来就传下来的道理。

    所以大庭广众之下房俊与长孙无忌怼在一起,皇帝只能拿他撒气,摆明了要吃亏……

    房俊却不以为意,趴在那里随手拉开车厢壁上的一个暗格,熟门熟路的从里头摸出一只晶莹剔透的玻璃瓶子,微微晃了一晃,里头鲜红的酒液如血般流淌,拧开盖子,灌了一口,抹了一下嘴角道:“某亦是逼得不已,不如此如何能将长孙无忌给怼住?他断了某的军机大臣之路,那某就要让他的儿子步步荆棘,想要重返长安?没那么容易!”

    李孝恭有些心疼那一瓶葡萄酿,这年头红葡萄很是稀少,市面上更多的都是白的、绿的葡萄酿,这一瓶的价值就不下于一贯。

    他到不是舍不得一瓶酒,房俊带给他的财富简直犹如海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天唐锦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乐文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公子許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公子許并收藏天唐锦绣最新章节